顾酒🍅

原来你也在这里。

一个全职高手语c群宣。新建的群,相信会越来越庞大的!欢迎选手们来玩!比心

国家队的Werewolf(2)

*发现Word里存了一篇未发文

*国家队狼人杀系列

*有叶黄

*不定期更新

*方桌设定,请大家脑补镜头自动对准发言人的画面!

*【】表示弹幕发言

 

 

【哦凑我是赶上开局了吗】

【第二局啦】

【乐乐乐乐乐乐乐】

【卡了卡了】

【好想看近镜头!】

 

 

参与玩家:叶修,黄少天,苏沐橙,楚云秀,周泽楷,孙翔,王杰希,方锐,张佳乐。(排序1-9号)

上帝:喻文州。

牌类:三个狼人,三个平民,三个神(预言家,女巫,猎人。)

规则:狼人屠城=狼人胜利。     

 

 

“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我喻的声音太好听了】【喻文苏】

叶修方锐张新杰缓缓睁眼。【卧槽心脏组合,这局稳了】

“狼人请选择杀害一名玩家。”方锐迷之微笑,比了张佳乐的数字。

“狼人请闭眼。——预言家请睁眼,预言家选择验证一名玩家。”

张佳乐得意地笑【有些人活着,但他已经死了】【乐乐走好】【你们别太悲观啊,女巫肯定会救的!】,手比一号,获得叶修狼人身份的信息时一脸胜券在握。

“预言家请闭眼。——女巫请睁眼,”黄少天小幅度探头探脑。“他(9号)死了,救还是不救?”黄少天OS:哈哈哈哈哈让你嘚瑟被刀了吧哈哈哈哈哈本剑圣不救你!!没想到吧?于是黄少天摇摇头。“毒还是不毒?”黄少天摇摇头。

【乐乐走好】

【我去第一局预言家就被刀了还咋玩儿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

【心狠手辣黄少天】

 

“猎人请睁眼。”孙翔同学其实还没有摸清猎人的规则,不过他第一局结束后有偷偷问旁边的王杰希,已把“猎人没啥卵用”的告诫烂熟于心。翔翔闭眼后挺直腰板儿。

 

“天亮了。——秒针指5,5号玩家发言。”

 

【小周啊啊啊啊啊】

【\老公/\老公/】

 

周泽楷:呃......【标准开头】嗯OvO。

黄少天:哈哈哈哈哈小周你这样划水很容易被公投的!翻译机翻译机呢?

【嗯是什么意思???】

【官方吐槽,最为致命。】
【@江波涛】

【@江波涛】

【@江波涛】

喻文州汗颜:“好的那么6号玩家。”

“我是猎人。”直球孙翔骄傲地挺起小胸脯。“没了。”【真是符合翔翔的性格呢】【妈耶直球也太可爱了吧】

 

“我是一个无辜的平民小白,我感觉昨晚有人要杀我。”您的好友戏精方锐已上线,“不信,你们看我真诚的眼神。”(黄少天:更不信了好吗好吗好吗!)

 

叶修:哥是特殊身份,过。

黄少天;老叶你这么说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啊....【浮想联翩什么??一万八千字黄文吗??】我也是特殊身份,过。(OS:难不成老叶是预言家?有待观察。)

苏沐橙:我选择相信叶修哥和黄少是好人,不知道该投谁,不如秀秀归一下吧?

楚云秀:小周太划水了,有嫌疑,我投小周。【哈哈哈哈哈小周肯定是游戏黑洞】

 

“宣布昨晚死亡信息,昨晚9号玩家死亡。”

 

张佳乐OS:what?!!!女巫呢??女巫是智障吗!我靠预言家都gg了平民还玩儿个粑粑?(气到内心狂飙方言。)

 

【gg】

【gg】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叶神一会儿保护好黄少啊哈哈哈哈】

 

“唉算了算了我为粉丝谋福利!”张佳乐扛起本来架在一边的摄像头近距离直播,国家队众人由清晰度流畅变成超清。

 

【prprprprprpr】

 

“下面进行放逐投票,慢举无效,三,二,一——”

 

“卧槽黄少天你投我干嘛?”孙翔拍案而起。【桌子:HP-10】

黄少天摊手:“投你没风险咯,反正你肯定不是票数最多的。”

 

“小周4票,孙翔1票,叶修1票。小周出局,游戏继续。”

 

“呦,方锐小同志是几个意思?”叶修故意挑眉。

“没什么意思,看你不像个好人。”方锐收起举1的右手。

 

“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

张新杰指指方锐。“狼人请闭眼。——预言家请睁眼.....”

而后黄少天用解药救了方锐。

“天亮了。昨晚是平安夜。下面进行随机发言——8号。”

 

“我是预言家,第一晚我验的是叶修,是狼;第二晚我验的是张新杰,是平民。”方锐难得正经,正襟危坐。弹幕刷爆666。

 

“呦,这可有意思了。哥也是预言家。”叶修打了个哈欠。

【卧槽俩狼跳预言家?这波操作可以啊】

【神级操作】

【乐乐:mmp】

【哈哈哈哈感觉乐乐刚刚虎躯一震摄像头都跟着抖了】

 

“我第一晚验的是黄少天,是平民;第二晚验的是苏沐橙,是狼。看你们相信谁咯。”

 

  é»„少天爆出身份:“我是女巫,第一晚没救张佳乐,”【麻烦镜头能先自拍下乐乐吗】【小张选手表情一定很精彩】“第二晚救了方锐(叶修:噗。少天大大,你这是双标啊?)老叶你别打岔!我就是不救张佳乐略略略(镜头后的张佳乐在屏幕上默默给黄少天加了一对儿动态猫耳)而方锐第一轮投了叶修,说明他应该是在第一轮就已经知道了叶修的身份,所以我怀疑叶修是狼跳预言家,而方锐是真的预言家。完毕。”【真正的预言家已经在第一轮被你坑死了哈哈哈哈】

 

苏沐橙:我是平民身份,投叶修哥,过。

 

楚云秀:我想已经很明朗了。

 

叶修被公投出局。

 

 â€œå•§ï¼Œå°æœ‹å‹åˆ†æžè¿˜æŒºç¼œå¯†å•Šã€‚”说完眯眼瞧了瞧黄少天,黄少天哼了一声。

【叶修:性狂热的注视jpg.】

【前面你够了哈哈哈哈】

【承包烦烦的哼!】

 


“天黑请闭眼。”

方锐指指自己,张新杰点点头。

黄少天睁眼后毒了一直在划水的王杰希。【报仇了】【报仇了】

 

“天亮了。昨晚死亡的玩家是7号和8号。”戏精方锐一脸“早已料到没有遗憾”,王杰希躺枪。玩家黄少天、苏沐橙、楚云秀、张新杰、孙翔存活。

 

黄少天:张新杰经方锐验身份,应该不是狼。【全场最佳狼助攻:黄少天。】

楚云秀:我比较怀疑沐沐,因为叶修说他是狼,不排除卖狼队友的可能。

张新杰:的确。(扶眼镜jpg.)

 

苏沐橙被公投出局,游戏继续。

 

黄少天:卧槽?还有狼?!

张新杰:我知道是谁了。

 

“天黑请闭眼。”张新杰手刀黄少天。

 

孙翔:那肯定是楚云秀了啊!

张新杰:是。

楚云秀2票出局,游戏结束。

 

楚云秀:啊?孙翔是猎人,黄少天是女巫,张新杰又没死...!!!我去,你心太脏了!

孙翔:啊??我靠张新杰?!

叶修:呵呵。


【联盟欠方锐一个奥斯卡】

【6666666】

【这局太过瘾了】

【心疼我乐】

 


“黄,少,天!”张佳乐扔下镜头猛虎飞扑试图揪住黄少天的领子。

  é»„少天一躲,“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啊!我哪知道你这么幸运E身为预言家第一局就被刀啊!”

“你还好意思说!”


“少天大大,合作愉快哈。”叶修一脸嘲讽。

“滚滚滚谁跟你合作了啊!你个大心脏!”

“哈哈哈哈哈黄少还是太嫩啊!”方锐比出一个胜利的V。

“他?岂止是嫩,小屁孩儿一个。”叶修拍了一下黄少天屁股,“手感不错。”


【yoooooo】

【天天脸红了!】

【天天的小翘臀/////】

【老叶干得漂亮!】

【\叶黄/\叶黄/】

 

 

 

Tbc.


国家队的Werewolf(1)

*发现Word里存了一篇未发文

*国家队狼人杀系列

*有叶黄

*不定期更新

*方桌设定,请大家脑补镜头自动对准发言人的画面!

*【】表示弹幕发言

 

   

【第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来了来了!】

【我靠居然真的有直播!官微诚不欺我!!】

 

 

苏沐橙把镜头撑在准备好的架子上:“大家好,这里是荣耀国家队官方直播,今天国家队将为各位带来狼人杀福利,各位拭目以待吧!”各位大V接连走进房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女神】

【沐沐啊!!】

【woc枪王也进房间了】

【您的好友大漠孤烟进入直播间】

【抱走我家少天】

【叶神好像在撩黄少!摸头了摸头了】

【哈哈哈哈哈天天好像一只炸毛的小奶猫】

 

 

  â€œå‘¦ï¼Œå¤´å‘有点湿,刚刚洗澡了?”叶修心情不错,笑的一脸玩味。

  â€œæ»šæ»šæ»šæ»šæ»šï¼è­¦å‘Šä½ åˆ«åŠ¨æ‰‹åŠ¨è„šçš„啊。”黄少天超凶jpg.,甚至龇出小虎牙以示威胁。

  â€œæˆ‘来当上帝吧,我还蛮喜欢上帝视角的。”喻文州笑眯眯自告奋勇。

  â€œå¯¹äº†ä»¥å‰åœ¨è“é›¨çŽ©è¿‡ä¸å°‘狼人杀!队长对规则超清楚的!”等黄少天回过神,叶修已经拉出他旁边的椅子坐下。

  â€œæˆå•Šã€‚”大家表示同意。

 

 

首局参与玩家:叶修,黄少天,苏沐橙,楚云秀,周泽楷,孙翔,王杰希,方锐,张佳乐。(排序1-9号)

上帝:喻文州。

牌类:三个狼人,三个平民,三个神(预言家,女巫,猎人。)

规则:狼人屠城=狼人胜利。

 

  å–»æ–‡å·žå‘牌结束。

 

首局身份:狼人(黄少天,张佳乐,苏沐橙。)预言家(叶修)女巫(王杰希)猎人(楚云秀)

 

 

【我猜叶神身份不一般,他刚刚看眼牌邪魅一笑】

【期待】

【大眼爸爸的手太好看了,屏幕脏了,舔舔舔】

 

 

“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

 

  ä¸‰äººççœ¼ã€‚

 

 â€œç‹¼äººè¯·ç¡®è®¤é˜Ÿå‹ã€‚”

 

  é»„少天小幅度用手指指叶修,给出“做掉他”的暗号,张佳乐摇头,两人一个比出1号手势,一个比出7号,苏沐橙忍笑。

 

 â€œç‹¼äººè¯·...确认杀害一名玩家。”

 

  é»„少天冲张佳乐挤眉弄眼,意思再明确不过,可张佳乐执意要先刀王给黑,两人比划了一会儿,上帝满脸黑线:“狼人请赶紧确认。”

 

  å­™ç¿”和楚云秀噗嗤笑出来,弹幕里更是笑疯了。

 

  é»„少天举手投降,一脸“有老叶这个大心脏你就等死吧”。

 

 â€œç‹¼äººè¯·é—­çœ¼ã€‚——预言家请睁眼,预言家请选择验证一名玩家的身份。”

 

  å¶ä¿®æ‰‹æ¯”了个2。

 

 â€œå¦‚果好人的身份是这个,”喻文州竖起拇指,“狼人的身份是这个,”五指前蜷作狼爪状,“那么他的身份是这个。”狼爪手势不变。

 

 â€œå¥³å·«è¯·ççœ¼ã€‚”喻文州比出王杰希的号码,“他死了,救还是不救?”妈的第一刀居然插在自己身上?哪个小崽子?!王杰希眉头一皱,点点头。“毒还是不毒?——女巫请闭眼。天亮了。”

 

  â€œå“‡é æœ‰ç‚¹åˆºæ¿€å”‰ï¼â€é»„少天眼睛亮亮的。

  â€œè¿™ä¹ˆå…´å¥‹ï¼Ÿä½ åˆ«æ˜¯æ‹¿äº†ç‹¼ç‰Œå§ï¼Ÿâ€å¶ä¿®å•æ‰‹æ’‘脸,眯起眼瞧他。

  â€œæˆ‘呸!说什么呢!”黄少天小同志差点儿又炸毛。

 

“手表秒针指的是6,下面请6号发言。”

 

孙翔挠挠脸:“我还不太熟悉规则...但是吧,狼人睁眼时我听1号2号那边有点动静,所以我初步怀疑黄少天。”说完骄傲地挺起小胸脯。

“我靠!老叶还做我旁边呢,你为什么不怀疑他?”

“因为哥长的就像个好人啊。”

“不为什么,直觉,哼。”孙翔的傲娇写在了脸上。黄少天想起下午抢了孙翔一根冰棍儿,估计人搁这儿等着呢。

 

王杰希:“什么也不知道,过。”

方锐:“划水一波,过。”

张佳乐:“等归投,过。”

叶修:“我听王杰希那边有点动静,个人感觉哈。过。”【我去叶神都验黄少了居然没说怀疑黄少天?真爱啊!!】【是想多留一局在戳穿吧哈哈哈哈哈】

结果老叶节奏这么一带,大家纷纷表示王杰希确实有点动作,于是在喻文州宣布今晚是平安夜后,老王被投出局,遗言女巫自救。

 

【哈哈哈哈哈老王还是难逃一死】

【王杰希:mmp】

【王杰希:好不容易当一次魔法少女还被公投了,气。】

 

“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

 

苏沐橙比出方锐的数字。

 

“预言家请睁眼。”

 

叶修随手一验苏沐橙,没想到又验到狼。弹幕被666刷爆。

 

“女巫请睁眼——....天亮了。昨晚死亡的玩家是,8号。没有遗言。——2号发言。”

 

 

黄少天开启叨逼叨模式:“我觉得吧,这个8号很有可能是自刀,(方锐:你放屁!)用一个狼队友换自己的清白,狼人不亏啊!所以一切保护8号的言论值得怀疑。再说我,我是一个无辜的平民小白,刚刚王杰希说自己是女巫自救,言论应该属实;”身为预言家的叶修在旁边一脸“我就静静地看你瞎逼逼”,喻文州憋笑。“至于此轮投谁....我觉得应该先把叶大心脏搞出去!”

 

“干嘛?怕玩不过哥啊?”【哈哈哈哈哈黄少要是知道叶修第一晚就验了他不知是什么表情】【验♂】【♂那个等等我!】

 

苏沐橙:“我觉得2号说的可以考虑,我投叶修哥。”【可怕的女人23333】

楚云秀:“我跟沐沐投。”

除了张佳乐瞎几把编了个怀疑黄少天的理由,其余都对一脸气定神闲的叶神表示怀疑。

 

叶修:“咳,到我了哈。我的身份是预言家,第一晚我验的是黄少天,是狼,”黄少天一脸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玩脱了】【叶修:没想到吧?jpg.】“第二晚验的是沐橙,也是狼。”

孙翔:“凭什么相信你?”【感觉翔翔随时能哼出来】【抱走二翔!】【翔翔的智商真的适合狼人杀吗!(我不是黑粉!真的)】【脑力还是跟的上的,毕竟有六个核桃】

叶修耸肩:“不然呢?第二轮下来,根本没别人说自己是预言家啊。而且我怀疑张佳乐也是狼,因为刚刚的发言他处处针对黄少天,证据又不确凿,很有可能是卖队友以洗掉嫌疑。”【叶神666666666666666666】黄少天一脸恨铁不成钢有苦说不出西湖水我的泪。

 

结果黄少天第二轮被投出局,苏沐橙第三轮,张佳乐紧随其后。

 

 

黄少天腮帮子鼓成个球:“靠!第一轮就说让你做掉他了!你磨叽啥啊!”

张佳乐嘴犟:“我呸,他这轮是运气好!下轮...下轮一定做他!”

叶修:“呵呵。”顺便揉了把小黄毛的头。

 

【啊啊啊啊啊摸头杀】

【我叶是有多喜欢撩我黄?】

【黄少天腮帮子鼓鼓的像只小仓鼠】

【黄少吱】

【吱吱吱吱吱(PKPKPKPKPK)】

 

 

 

Tbc.

 


旧勇.

*最好的年纪暗恋最好的你



   äºŒåå…«å²çš„喻文州想起十八岁的黄少天,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扬起嘴角,笑意从眼里溜出来。少年意气的黄少天很难不被人喜欢。受到同等中意的还有年轻燥热的蝉夏,两个少年在空调房里屯一大堆汽水和小雪人冰棍,便宜嘛,穿着汗衫短裤捧着半块西瓜打一下午游戏,勾勾手指承诺好兄弟将来一起站在全国竞技赛的舞台,拿他个一箩筐冠军。


   ä¹Ÿä¸çŸ¥è°å…ˆä¹°äº†ä¸ªèŠ±èŠ±ç»¿ç»¿çš„呲水枪,五六个少年在水房展开另一场竞技。喻文州开门看到满地水渍,心想今天免不了又要集体被罚。黄少天弓着腰洗手,发尾有些湿,蓝色短袖湿透,后背清瘦脊骨突出。喻文州和他并排拧开水龙头,偷瞄少年的侧脸,眼神湿漉漉如同初长成的小兽。那人觉出自己的视线侧过头瞧,喻文州马上别过脸,手心盛满清冽的凉。


   å¦‚果说喜欢是绵齿的奶茶,那么好感大概是小卖部热售的冰镇橘子汽水,甜而不腻,入口清凉,迸发出瞬间的快感。


   å–œæ¬¢ä¸Žå¥½æ„Ÿï¼ŒåŠå¤§å°å­æ€»æ˜¯åˆ†ä¸æ¸…。头脑一热难免要为了守护什么走上一条布满荆棘的路,来不及回头,不管不顾斩断所有的阻。也许是不撞南墙心不死,但那时的他们,十七八岁的他们,撑着一副利骨活着,从来就不惧怕狗屁南墙北墙。


   è¿™ç§ä¸è‚¯è¶‹åŒï¼Œæœ¬èº«å°±æ˜¯å¾ˆå¥¢ä¾ˆçš„勇。




  é›¨åŽé™æ¸©ï¼Œå–»æ–‡å·žæ„Ÿäº†é£Žå¯’,平躺在床从窗子眼巴巴瞧见几个少年黑灯瞎火翻墙出去买夜宵,一同拿回来的还有感冒冲剂,什么999感冒灵很暖很贴心。自此喻文州在小本本上认认真真写下一行字,承诺永远成为黄少天的后背。写完后觉得太中二,鸡皮疙瘩起一胳膊,不知是空调温度低还是怎么。


   äºŽæ˜¯æŠŠè¿™å¥è¯åˆ’掉,小本本随便摊在桌上。晚上从食堂回寝室,发现黄少天的耳根红了一片,难得的话少,早早地钻进被窝里。




  å’Œå˜‰ä¸–打友谊赛,蓝雨做东,黄少天仰头盯着台上身穿红色队服的少年,眼睛不眨一下,手心紧张地汗湿。与以往的比赛不同,喻文州觉得他这次眼里不再藏有危险的野兽或者不灭的火,而是干净纯粹到令人心悸,晶晶亮亮,仿佛有星星漏出来。    


  è“é›¨æƒœè´¥ã€‚嘉世小队长果然名不虚传。此后黄少天不知从哪里摸来一支烟,夜里悄咪咪开了窗户,从被窝里爬起来尝试十八年来的第一口烟。被呛到咳嗽,皱着小脸儿把烟随手扔到桌上,ji着拖鞋啪嗒啪嗒跑去水房漱嘴。喻文州拾起那烟,是几块钱一包的便宜货,还残留着少年指尖的温度,启唇衔了狠吸一口,然后小心翼翼扔进垃圾桶。



  ä»–想说这烟辛辣苦涩,你一点都不适合。

 




fin.


“这种不肯趋同,本身就是很奢侈的勇”出自七堇年老师的《灯下尘》。


   æœ¬ç¯‡é»„少天是敬仰叶修而不是喜欢,看到叶修抽烟出于好奇于是尝试。

   å¹çˆ†è¿™å‡ ä¸ªå¹²å‡€å°‘年。

浪费.

   é›ªåŽçš„正午,空气干燥得过分。王杰希脱下套头毛衣,静电噼噼啪啪响作一团。他拖着慵懒的脚步挪到电脑椅前,椅上瞌睡着的猫似是听到响动,不情不愿睁开惺忪的眼。讨宠已然成了一种习惯。猫儿抬起前爪半扑进主人怀里,喉咙里发出讨好的呼噜声。

  

  æŠŠçŒ«æŠ±åœ¨è…¿ä¸Šï¼Œé¡ºäº†é¡ºåŽèƒŒä¸Šè“¬ä¹±çš„一小撮毛,王杰希思考起晚上的饮食。平心而论,寒冬里最适合喝烈酒,酒在肠胃中烧作一团火,融雪成水,更点燃了寂寞。可喝了酒以后要么是浑浑噩噩浪费一晚时间,要么醉得不省人事一觉睡到大天亮,不太划算。王杰希不看好这种浪费,所以他很少喝酒。相反,在食物中消磨时间的便宜方式被他中意;亦或是温和的饮品带来的味觉享受,水汽蒸发,消失殆尽,掳走室内空荡的冷清。


   å¯æ™šé¥­è¿˜æ˜¯è¦åƒçš„,于是跟同为闲散人的叶修约了火锅。到了火锅店,讶异那人来的居然比自己早。包间人满,好在占了大厅靠里的好位子。叶修表示不过是脚前脚后,自己的手指尖冻得通红,还没缓过来呢。这家店点不来分开吃的小火锅,两人商量点一个大鸳鸯锅,但两边都盛清汤,说是养胃,火锅底料也不要辛辣的。



   æ°´å¼€çš„慢,咕嘟嘟冒着泡,在空气中胀大,破裂,调皮地溜进排气扇。王杰希抄起第三双筷子,夹了羊肉下在对面的锅里。不像温水煮青蛙般捧杀,沸水无情,羊肉刚一入锅,周边便被烫得卷起褶皱,红色在汤料与开水的催化下过渡成深色,瞧着诱人。


  æŽ¥ç€æ˜¯è èœã€æµ·å¸¦ã€æ¯›è‚šã€å†»è±†è…ã€é‡‘针菇几样乏善可陈的食材,滚进沸水里被上色;偏向于个人喜好的是汤包,分为白皮和素皮两种,遗憾的是皮厚馅少,咬起来不会被汤汁灌满口,却很有嚼头。一锅捞毕,叶修招呼服务生添汤,自己掏出一支烟点上。王杰希提醒他三九天不宜抽烟,对嗓子不好,叶修调侃他注重养生,将来的退役生活怕会像老年人般麻烦地忌口。


  çŽ‹æ°å¸Œæ‹§å¼€å¤´é¡¶çš„换气扇。隔壁桌的小年轻涮得面红耳赤,就着一沓青啤,五湖四海嫁娶俗常无一不聊;这边两个北京爷们儿面对面,其中一个叼着烟,慵懒地抬起眼皮,有一搭没一搭地侃。普通话里掺着京腔,听起来怪得劲儿的。





  è¿˜å¾ˆå¹´è½»ã€‚



  è¿˜è¦è®¤è®¤çœŸçœŸæµªè´¹ç”Ÿå‘½ã€‚




fin.


烟渍.

应该是北京今年的最后一场雪。路灯忽明忽暗,叶修的影子随着脚步的前进缩短,伸长,再缩短......起风了,他把脸缩进红黑格子围巾,睫毛上挂了霜,低头百无聊赖观看影子的默剧。是观剧者,更是局外人。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时针不偏不倚指在数字九。脱掉围脖、大衣,开机、插卡、登陆游戏。一局过后,叶修觉得嘴边空。他起身找烟——抽屉里、冰箱上。没有。他突然想起上周趁超市降价屯的一连老中华,买来后胡乱塞在哪儿自己也记不清。可冥冥之中又有一种感应,于是径直走向衣柜。

 

衣柜里不算空,怎么说也是生活在四季分明的北方,半截袖羽绒服短裤棉裤俱全,叶修伸手向里面试探,抓住了方形物体的一角,扯出来是一打未开封的烟,随之一起挣脱晦暗潮湿的角落呼吸到新鲜空气的是一条暗红色的旧领带。

 

是前年生日某个话唠送的。外面的雪落到叶修的心尖上,仗着室内温度暖人,在峰顶融化,浸得他的心情湿哒哒的。

 

把领带摊开来看,右下角有一小块烟渍。是什么时候弄上的?叶修记不清。他只记得那段时间媒体活动多,西装三件套隔三差五就要穿一穿,可这条领带却没舍得戴。

 

也许是宣布退役那天,西装革履逃离国家队的庆功宴,在消息与诘问的轰炸背后,戴着那条领带,抽了一根又一根烟。

 

原来对一句道别都吝啬的人如今也会过得这么心安理得。

 

原来旧情是在烟与回忆中被弄脏的。

 

 

 

退役以后时间推进了半年,自己藏得倒好,没有旧友找上门。在北京,租一间八十平米的房子,一张床,一台电脑,四面白墙,房间里的活物是自己和电脑前的多肉植物。每天三点一线的生活,上班,吃中饭,加班,下班,打荣耀,领工资......普通的白领生活没什么不好,这个城市里人人如此。办公室里,你不过问他,他不打听你,各自过各自的。像无数条笔直的平行线,延伸地毫不犹豫,却永远没有交集。

 

   ç½‘游里认出他的还会亲切地喊他一声“叶神”,可总感觉差点儿意思。

 

   ä»–瞄到桌子上的冠军戒指和双人照,几乎是瞬间做出决定。

 

 

 

   è®¢æœºç¥¨ï¼Œæ”¶æ‹¾è¡ŒæŽï¼ŒæŠŠçƒŸå’ŒçŸ­è¢–还有那条领带塞进大行李箱里,给多肉浇水,发短信。锁门。

 

 

   å¹¿å·žæ²¡æœ‰é›ªçš„踪迹,可黄少天在心里不只一次默念:

 

“你再不来,我就要下雪了。”

 

 

 

 

那人如约来接机,见了面果然连珠炮一样询问他这半年的际遇、一声不吭只在网上宣布退役的理由,以及为什么不回昨天上午的消息。

 

叶修扣住他手腕叫他名字:

 

“黄少天,我有话跟你说。”

 

 

 

 

Fin.

 


[轩顾]恋爱对象是自己的上级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1.   æ–°ç”Ÿæ‹›å¾…会上,稳坐部长位置的轩伶利诱顾酒:来团委啊,学长包你吃香的喝辣的。

   é¦™çš„ok辣的就不必了。可您这一脸“来啊快活啊”是怎么回事?

 


2.  é¡¾é…’绝不承认自己是受抖M属性驱使去申请团委,并渐渐憧憬上下级关系的。

 


3.   å‡­ä»€ä¹ˆé¢è¯•æ—¶äººå®¶çš„题目都是什么“你对我们部门有什么看法”“如果你是部长你会如何开展军训前的工作安排”,而排到自己时画风突变,几个学姐学长交头接耳一会儿抛出个“声情并茂演唱爱情买卖”的题目?!


     å­¦é•¿ç‚¹è¯„:节奏感不错,面部表情丰富,可以考虑通过。

 


4.   è¥¿æ¹–水,我的泪,求苍天再给一次机会,老子转头就奔学生会。

 


5.“轩轩你给我的文件我弄好了!”顾酒一脸夸我夸我。

  â€œå«æˆ‘什么?”轩伶挑挑眉,似在暗示二人的身份。旁的几个干事抻长脖子往这边儿瞄。

 

  â€œä¸»ï¼Œç®¡ï¼Œæ‚¨ï¼Œçš„,文,件。”顾酒一字一顿,乖戾地瞪她,自认为表情有几分威慑力,可在轩伶眼中尤如不服输的小兽,倔强又惹人爱怜。

 

  â€œä¹–,主管今晚带你吃好的。”

 


6.  è½©ä¼¶åœ¨æ–‡ä»¶å¤¹é‡Œå‘现一张银杏叶形的便条,一打眼儿是顾酒的字迹,写的是些工作汇报,几行字边边扭扭挤在一起,有够难看的。末尾加黑接粗三个大字:看背面。

 

“我抽到白起SSR了!!!”红字加粗下划线,生怕对方看不清。

 

 â€œ......”

 

 

   è½©ä¼¶æŽå‡ºæ‰‹æœºå˜€å˜€å—’嗒拨打同级的电话。

 â€œå–‚?周二策划的后勤工作,对就是那个挺麻烦挺累的那个,我一会儿安排人,你俩碰个面。”

 

 

7. â€œæ€Žä¹ˆçªç„¶ç»™æˆ‘安排后勤工作......这些文件都他妈是啥啥??几百年没分类了??!”

“卧槽受不了了太乱了——”

“啊啊啊啊啊肚子好饿——”

“打电话给轩轩,让她买关东煮一起吃。”

 

 

   å˜Ÿâ€”—嘟——

 

 

   æ‚¨æ‹¨æ‰“的电话正在肝约会,请稍后再拨。

 

 

 


 

顾酒

2018.02.16


[顾轩]南方人到北方过冬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1.   â€œ...你装这么多条长裤干嘛?”出发前的一个晚上,顾酒把毛巾叠好准备塞进轩伶的行李箱里,一掀开发现几条单薄的长裤整整齐齐躺在一起。

  â€œåŒ—方不是很冷吗?所以多带几条一起穿咯。”

  â€œä½ æ‰“算一次穿五层单裤?”顾酒挑挑眉。

  â€œä¸ç„¶å‘¢ï¼Ÿâ€

 

  é¡¾é…’到自己的行李箱里翻找过冬神器。

 

  è½©ä¼¶åå…«å¹´ä»¥æ¥å¤´ä¸€æ¬¡è§åˆ°å¦‚假包换的棉裤。

 

 

 

2.  â€œæœ‰ç‚¹ç´§......”轩伶手脚并用地试穿。

     â€œå¼¹åŠ›çš„,穿一穿就松了。”顾酒背对着人。

     â€œæˆ‘去这也太勒了,而且这么厚走起路来真的舒服吗?”轩伶伸了伸腿,感觉迈不太开,“话说你们那儿冬天是不是穿得跟个球一样啊?”

     é¡¾é…’一本正经:“胖的人穿得多就是个球,像我,顶多是只毛毛虫面包。”

 

   æ£‰è£¤ä¸¤ä¾§é•¶äº†æŽ’假钻,轩伶忍不住吐槽:“我说你这什么品味啊,大妈的裤子都比这时尚。”

“棉裤都长这样...哦,还有一种——”顾酒掏出另一条长颈鹿纹儿的,“相中哪条随便穿。”

 

 

 

3.   ä¸‹äº†é£žæœºåé«˜é“ï¼Œåˆå€’了趟大客,轩伶终于呼吸到顾酒家乡浓郁的雾霾。知道她不喜欢烟尘味儿,下车前顾酒帮她把围脖系的死死的,鼻子和嘴都捂严实,羽绒服帽子一扣,再戴上大手焖子,保证亲妈都认不出。

   å‡ºäº†ç«™å°ï¼ŒåŒ—方特色之一冷空气扑面而来,险些把二人的帽子吹掉。顾酒的脸颊被吹得通红,没走一会儿袖子被人扯了扯。

   â€œæ€Žä¹ˆï¼Ÿâ€

   â€œç­‰æˆ‘一下。”轩伶掏出手机,解锁,连网,刷新游戏界面,进入抽卡界面,动作一气呵成。

 

 

   â€œç™½èµ·ï¼ï¼ï¼æˆ‘在这儿呢!!!”

 

   ä»Šå¤©çš„非洲轩依然没有抽到SSR。

 

   â€œå“Žå‘¦ï¼Œåˆšæ‰å˜´å¼ å¤ªå¤§ï¼Œè‚šå­å¥½åƒçŒé£Žäº†ã€‚”

 

 

4.  â€œå†·æ­»äº†å†·æ­»äº†ã€‚”轩伶换好睡衣蹬掉拖鞋跐溜钻进被子里。

   â€œå‘¦ï¼Œç¬¬ä¸€æ¬¡æ¥å®¶å°±çˆ¬ä¸Šæˆ‘的床,挺热情的?”顾酒倚在门框旁笑看把自己裹成蚕蛹的某人。

   â€œæ»šæ»šæ»šæ»šæ»šâ€”—我都要被冻成冰棍了!”

   â€œå‘µï¼Œå—方人,这才哪到哪啊,下了雪以后才是真的生无可恋。”顾酒双手炕在暖气上捂着,一脸嘲讽。

  

   æ‰‹è¢«ç„å¾—足够热了。顾酒伸手去掀被角。

   â€œå¹²å˜›ï¼Ÿâ€

   â€œå¸®ä½ é©±å¯’。”顾酒把土拨鼠一样的小家伙从被子里挖出来,“背朝上趴着。”

   â€œ???”轩伶感觉哪里不太对,但由于身上真的冰,于是乖乖照做。顾酒把人的衣服撩上去,手心朝下抚摸人的后背。灼人的温度从手心处蔓延开来,身下那人果然感觉到三分暖意,舒服地谓叹一声。

 

   æ˜¯é”™è§‰å—?摸着摸着,轩伶感觉人手上的动作渐渐暧昧起来。顾酒的手指修长,撩刮着人好看的腰线一路向上,双手覆在肩胛骨上轻轻揉捏。比起后背的温度,居于下位的轩伶觉得自己的脸更烫些。回头看那人,果然眼底几分撩拨之意——敢情驱寒是假调戏是真?轩伶挣扎两下赶紧翻过身。

 

   â€œå¥½å¥½å¥½ï¼Œä¸é—¹äº†ä¸é—¹äº†ã€‚”

 

 

5.  åŒ—方不比南方气候宜人养水土,即便在冬天瓜果蔬菜也应有尽有。不过好在有轩伶喜欢吃的苹果。在这儿逛了几天,火锅烤肉热面麻辣烫羊肉串轩伶吃腻了,顾酒便琢磨着带小家伙感受下东北特色。

  ä¸œåŒ—特色.....东北什么特色?雾霾算吗?特冷倒是真的。顾酒思来想去,最后买了好几根冰糖葫芦——圆山楂的扁山楂的黑枣草莓葡萄菠萝通通摆在人面前。遗憾的是,轩伶表示对甜食无感。于是这些“特色”进到了顾酒的肚子里。

 

   â€œçœŸçš„不吃一口吗?扁山楂的比圆山楂的好吃的.....(咀嚼声)”

 

   â€œéƒ½æ˜¯å±±æ¥‚的有什么不一样吗......”

   

   â€œå½“然有区别了。话说也不是很甜,就是外层的冰糖有点甜和粘牙,要不我把冰糖舔了然后你......”

 

   â€œé—­å˜´ï¼å¥½æ¶å¿ƒå•Šå–‚!”

 

 

 

6.  åŒ—方人打雪仗,讲究的是稳准狠,当然计谋也必不可少。顾轩二人秉持这一原则猫在几颗树之间蹲点儿。

 

   â€œä½ ç¡®å®šèº²è¿™å„¿èƒ½æˆåŠŸå·è¢­ï¼Ÿâ€

 

 

“不确定。”

 

“那躲这儿干嘛?”空间狭窄视野又不好。

 

“东北人搞对象是要钻苞米地和小树林儿的。”

 

“我去你爸爸的!休想套路我!”轩伶兔子一样蹭地钻出去,由于目标明显很快被敌方逮了个正着。

 

 â€œç¬¨è›‹ã€‚”顾酒抓起个大雪块儿猫着腰冲出。

 

 

   çœ¼çž§ç€é‚£è¾¹å°å®¶ä¼™èƒ³è†Šè…¿å„¿æ‚¬ç©ºå³å°†è¢«æ‰”进大雪堆(在北方开飞机和摔跤的终极奥义),顾酒在心里暗骂:你奶奶的,这帮犊子玩意儿,下手也忒狠了。随即一个箭步冲上去把雪块儿塞进其中一个的后脖领子里,不出意料收获了对方的嗷嗷惨叫。

 

“别动我的人。”

 

  å·¦å³æ–¹çš„队友也前来支援,终于把“稀有材料”解救出来。

 

 

 

8.轩伶:北方,人真是野性。

 

 

 

9.顾酒:你懂啥,这叫北方人的浪漫。

 

 

 

 

顾酒

2018.02.12


[轩顾]有个爱吃甜食的女朋友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同校(南方大学)设定

*恋爱关系

*真人cp

*南北方

 

1. é¡¾é…’。地道的北方姑娘。拒绝一切辣食品。对甜食情有独钟。

 

2.“怎么天天见你吃甜的...东北人不是好咸口儿吗?”瞧见自家那位撕开一根真知棒的包装。轩伶忍不住问出疑惑,“你是假的东北人吧?”

“唔,”小姑娘眨巴眨巴眼,“我口还真挺重的,不过这和喜欢吃甜的并不冲突啊。不觉得甜食霹雳无敌爆炸好吃吗!”

 â€œå‘ƒï¼Œä¸€èˆ¬ã€‚”

  

   äºŽæ˜¯ä¸‹åˆé€›è¶…市后轩伶的上衣口袋里多出了几根巧克力条。

  

3.   å³ä¾¿åœ¨å†¬å¤©ï¼Œå—方的水果样式依然很多。轩伶发现,不仅糖饼干巧克力是顾酒的心肝儿,高糖分的水果也被顾酒捧在手心里。——是真的捧在手心,小家伙时不时揣几个金钱桔和葡萄,课上课下掏出来嚼。轩伶想,这人从内里切开来恐怕也是甜的。

 

  é¡¾é…’特喜欢吃红色的水果——西瓜樱桃草莓红富士...尤其是草莓,出镜率高得离谱。草莓容易坏,顾酒不敢在寝室的小柜子里囤太多,便勤进出校门口的超市,早就和收银小哥哥混熟了。

 


4.  å‘¨æœ«è½©ä¼¶å¸¦é¡¾é…’轰趴。吃饭时也不知是哪个说的“东北人酒量都是网上吹出来的,没那么悬乎,你个小身板不像个能喝的样儿。”顾酒就,很不服气——怎么着也得对得起咱的名字不给咱东北人丢脸吧?于是抓起酒瓶开始咕咚,仰着脖子垂下眼皮看他们,心想傻了吧南方的朋友们?北方人喝酒对瓶吹的你们怕不怕?浑然不觉某些群众一脸卧槽开启了手机录像。好在轩伶及时制止了。

 

  ä¸å‡ºæ„æ–™ï¼Œä¸€ç“¶ä¸‹è‚šåŽï¼Œé¡¾é…’脚底发飘,跌进轩伶怀里。阵亡之前不忙搂了脖子摸一把人的脸,凑在人的耳边:“嘿嘿,怎么样,我给北方人争脸吧?”说完上下眼皮开始打架,昏头昏脑地睡过去,成了轩伶的颈部挂件。

 

“没酒量还要还要撑面子,你是智障吗。”



5.   ç­‰è½©ä¼¶å¥½å®¹æ˜“告辞了游戏桌上热情的学姐学长钻进休息室时,刚好撞见沙发上的顾醉醉不安分地乱扭,险些从上面掉下来。轩伶好气又好笑地上前搂她。小家伙醉眼惺忪地睁开眼,第一件事居然是从兜里掏糖。可乐味儿的...轩伶瞧见赶紧抓住她的手。

 

“啤酒和可乐不能一起。”

“唔?”

“会胃胀。”

“呜......”顾酒瘪瘪嘴儿一脸委屈。

“做出这种表情也没用,不许吃。”轩伶没收了糖,顺便掐了一把人的小脸儿。

 

“靠!”显然是酒劲儿没过,把休息室当成酒桌的顾酒坐起身子扯开嗓子大声嚷嚷:“混蛋玩意儿,干嘛抢老子的糖!都别喝了别喝了,看看我到底是谁家的!”

 

“别气别气,我家的。”

 



6. â€œä½ è§‰å¾—我是什么味道的?甜的还是什么?”轩伶指指自己,颇有暗示意味。

 

轩伶穿得少,半截袖外面裹了件薄外套。拉开外套露出锁骨,顾酒埋在人的颈窝里吸了一大口。

 

“沐浴露。”

 

“那这样呢?”轩伶俯身轻啄她的唇瓣,眼里七分笑意。

 

  ç”œçš„.....顾酒红了耳根。这家伙背着我偷偷吃糖,太狡猾了!

 


7.   ä¼—生皆苦,唯你独甜。





顾酒

2018.0208

误打误撞(上)

黄少天最近有点郁闷。

 

其实也谈不上郁闷,应该说是有点小纠结。他一个二十出头根正苗红的成年男性,活了这么多年都没正儿八经谈过恋爱。别说亲亲抱抱,连女生的手都没刻意摸过。可他不是因为自身条件找不着对象,相反,他阳光又活泼,长相帅气,游戏事业上有小成就,追他的妹子一捞一大把。可黄少天在这些疯狂示爱的追求者中并没有找到中意的。不是剑圣要求高,其实他要的东西很简单,就两个字:感觉。感觉对了一切OK。黄少天甚至在郑轩宋晓等队友面前信誓旦旦地打包票:只要遇上感觉对的,他二话不说就去告白,不带丁点儿犹豫的。

 

可真遇到时,黄少天,这个根正苗红的好少年,怂了。

 

他的心动对象嘛,是荣耀第一大神——叶修。不是崇拜,不是敬仰,他对叶修的感情是实打实的喜欢。

 

当面告白是绝不敢了,万一失败,估计会被嘲讽到驴年。

 

 

 

“你是不是喜欢叶修?”张佳乐嘴里嚼着关东煮,盯着黄少天的眼睛认认真真提问。

 

“我呸呸呸呸呸!你说什么呢?!”口嫌体正直的小黄毛脱口而出,实际内心慌得很,“你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喔,比赛打完后你第一个瞄的就是他,平时还总缠着PK,而且你看叶修的眼神......怎么说呢,有一点......迷恋?”在被垃圾话淹没之前,张佳乐赶紧补充道:“唉我说,你没看出来吗?我怎么感觉叶不羞也对你有意思?”张佳乐不是信口胡诌,叶修这人老是逗黄少天小同志,小家伙炸毛后他也不说点好听的,反而一脸嘲讽。喜欢不就是这样吗——看到对方出现就想捅咕两把,不捅咕浑身难受。

 

“不!感!觉!”黄少天大口嚼着北极翅掩饰波涛汹涌的内心。

 

 

叶修最近有点郁闷。

 

与其说是郁闷,不如说是闹心。他好容易有兴致,带着兴欣一帮前往第十区抢boss抢得正high,可这几天不知怎么经常被多路人马围剿捣乱,其中各个都是高手,让人不得不怀疑有职业级选手操刀。就拿每天晚上不厌其烦定时“骚扰”君莫笑的魔道学者来说,毫不掩饰的诡迷打法,交手没几次便被叶修认出是王杰希。呵呵,整天带着你的小孩儿们追着哥,拿哥当陪练呢?

 

不只微草,霸图、轮回、雷霆、烟雨的身影也不少,十区小号装配的一个比一个正经。纵使兴欣的精力再旺盛,边应付围剿边抢boss也是十分困难的。

 

可叶修是谁啊,战术的祖师爷!正面杠不过,线下耍手段呗。

 

于是他抓起电话,来了个短信群发,以苏沐橙的名义说什么“咱们认识也挺久了,我感觉我有个朋友跟你特配,你俩单独吃个饭,没准儿合适呢”哄骗人出门约会,而且是同一时间。

 

滑到黄少天的号码时,叶修一顿,想想围剿人员中没有跟他打法相似的,便省了一条短信费。

 

“老大老大,有妹子要跟我相亲?你看看这咋回事儿啊?”

 

叶修扶额:“包子别闹,那是我发的。刚刚手滑发错了。”

 

 




第二天某高级餐厅的现场纪实:

 

孙翔老早就到了,左顾右盼坐立不安,直球的心理活动全写脸上了。突然他瞄到刚进餐厅的张佳乐,急忙用菜单把脸挡住。

 

张佳乐心里也忐忑,毕竟是铁血直男,人小姑娘突然指名道姓说要认识认识他,还是苏大美女的朋友,谁不期待?这事他瞒着队里其他人,连黄少天打电话找他下楼吃大排档他都拒绝了。

 

然后他瞄到了王杰希。我去,这家伙怎么来了?自己一个人?可不能被他发现!于是赶紧溜到了洗手间。

 

再然后王杰希邂逅了肖时钦,了解到彼此都在等人并等了挺久,两人决定边吃边等,谈笑风生。

 



“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稍等一下,我打个电话问问。”王杰希离开了座位。

 

tbc.